以工筆作喻的兩位女生

2williamtsang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3williamtsang

作者:  曾家輝

Artify Gallery的「筆能言喻:夢寐及思緒」聯展(Unspoken Tales: Dreams and Emotions)剛展開(展期至8月28日),今次展出兩位本地女生的作品,梁依廷及黃向藝都是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畢業,作品都是用中國傳統工筆技巧畫具現代及個人風格的內容。

 這次展覽將這兩個女生的作品放在一起,其實也挺妙,她倆都算是新水墨的一份子,但梁依廷專畫物,如《佳人》(兩幅)系列中,兩張蓋著檯布的檯上,一方一圓,一張擺著檯燈、蛋糕及生果,另一張擺著打開了門的鳥籠及生果,都有幾隻蝴蝶在旁邊飛舞著。另一系列《紙情物語II》(三幅)中,大家除了可看到椅子、浴缸、鏡子等梳洗裝身需要之物外,更可以找到紙飛機、紙船等。另一系列是《張愛玲語錄》(三幅),以張愛玲作品中的一句為靈感,包括「每一個蝴蝶都是從前一朵花的靈魂,回來尋找它的自己」(炎樱語錄)、「生命是一襲華美的和白玫瑰」(紅玫瑰與白玫瑰),畫中可看到檯燈上有一隻蝴蝶,燈下就有一朵花;鏡中反映了一條藍色的旗袍;天芯吊著一個困著白玫瑰的鳥籠,下面有兩個皮箱,其中一個的鎖被打開了。

 梁依廷的作品中沒人,但處處都是人,也應該是女人,女人的物件、情感、故事、想像,或許不應說只是屬於女人的,而是一種屬於內心、細膩、感性、含蓄的氛圍更好。

 但黃向藝的作品就專畫人,而且是男人。今次展出三幅作品,包括《湛然》、《淖溺》及《窅翳》,畫中都是受日本耽美文化影響的男性,但賣弄的不是男男的官能刺激,而是一種以個人喜好而表現出來的現代兩性投射,所以畫中的男子或者躺在水池中,或倚在枝架旁,或穿上薄紗,表現出來的是一種曖昧的感覺,但也有著細膩之處,如每幅畫中都見一種花,包括荷花、山茶及天堂鳥,難道想表達出於污泥而不染、無缺陷的美、超然飄逸,還是只是一種點綴而已?

 不過,筆者也佩服黃向藝,還記得她不久前才在另一間畫廊舉行個展,而且兩次展覽都是展示新作,可以想像到她的勤力。另外,筆者也覺作品的名稱也太有意義了如淖溺、窅翳都太有古意,前者就消融底沉溺,後者就幽暗深遠,有一種故意的感覺,或者因為作品的內容都是充滿現代日本耽美主意,以一個充滿古意的名稱更有特色。

 筆者聽說原本這次展覽還有另一位內地藝術家的作品,可惜最後未能成事,但展覽有兩位工筆女生的作品,也是一件好事,大家更會看出雖然同是工筆,但兩位女生的風格卻完全不同,一物一人,各有取向,或許同樣是細膩,但情感的收放濃淡,卻是很不同。

 不過,其實筆者更希望可以看到一個集合了本地幾位新水墨女生,以工筆畫富個人特色及當代性的內容,除了梁依廷及黃向藝,還有賴筠婷、蔡德怡等,來一個香港新一代新水墨女生作品展,應甚有看頭。

2013年7月29日 曾家輝 像素麵包 《以工筆作喻的兩位女生》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