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晉藝術家 工筆新題材

20130809 Ta Kung Pao

沒有多餘的文字,沒有震撼的音效,只要站在畫前,那靜態的圖像便會傳達出一個個動人的故事。同樣是八十年代末期出生的年輕藝術家,同樣以傳統中國工筆畫為基本技巧,黃向藝與梁依廷用自己的作品,表達了不同層面的思考,也傳達出「再傳統的技藝也有多種的創造可能性」。

以「『筆』能言喻:夢寐及思緒」為主題,位於柴灣的Artify Gallery於即日起至八月二十八日展出這兩位本地新晉藝術家的工筆畫作品,或溫婉唯美或隱匿大膽,這些作品都會帶來更多的聯想,正如畫廊主理人Cherry所言:「年輕藝術家有意想不到的潛能,他們需要更多的平台去分享與表達。」

梁依廷:偏愛描繪尋常事物

外表溫文爾雅的梁依廷偏愛描繪尋常事物,一盞?燈、一面鏡子、一把花傘,在她細膩的水墨裏寧靜而玄幻:「我喜歡那些充滿想像空間的東西,漂浮或是空間都會有一些靈異感覺,讓人產生好奇又捉摸不透。」而爽朗直白的黃向藝出生於馬來西亞,她的創作視角?眼於日本漫畫中的「耽美」(日文原意為「唯美主義」)文化,以柔美的男性形象為畫作主角,隱匿而大膽地掙脫傳統束縛:「其實我表現的並非男同志,只是借由男性的身體表達女性元素,也可以幫助我研究藝術創作中的兩性議題。」

兩人是香港中文大學藝術係的同學,盡管視角和主題不同,但都試圖在傳統技巧中嚐試新鮮的創作:「技巧是骨架,而如何讓畫作豐滿,更要取決於內容。」

土生土長於香港的梁依廷,曾以「香港食物」係列工筆畫作品而成為小有名氣的年輕藝術家,她習慣於用畫筆表現日常靜物:「我相信生活中就充滿了美,以前畫過炒麵、叉燒包、白粥、腸粉等這些每天會吃的食物,現在畫這些桌布、鳥籠、?燈,都和日常生活息息相關,很容易產生共鳴,又會讓人想起自己的故事。」

值得一提的是,梁依廷以「張愛玲語錄」係列三幅畫作表達了自己對張愛玲的理解與敬意。鏡中的旗袍,油燈上的蝴蝶,古老的首飾盒,梁依廷將張愛玲的經典語句用畫作來表達:「每個元素都會讓人產生與女性有關的聯想,而這樣的組合又會有亦真亦幻的感覺。」畫中只有物,好似有人在,梁依廷讓「人的痕跡」透過無人的場景被觀者自然感知。

黃向藝:模糊性別唯美創新

對於性別議題有研究興趣的黃向藝,大膽地將畫作主角定格在「充滿女性柔美感的男性」身上,半長髮、指甲油、花朵,這些女性元素存在於男性身體,不免給人以更大空間的想像。

「這是男同志吧?」「他明明就是女人!」對於觀者不同的反應,黃向藝倒是覺得很有趣:「他們會覺得敏感或難理解都是正常的,也表達了他們的觀念與思考,我覺得畫作應該是這樣,會給別人不同的聯想。」黃向藝喜歡看日本漫畫,對「耽美」文化產生興趣,也啟發了她對社會兩性議題的思考:「我只是把它變成一個男性的樣子,這讓我自己覺得比較舒服,其實藝術創作本身就是模糊兩性的。」

兩三幅畫成一套,蝴蝶或頭髮成了畫面的串聯元素,畫框之間的距離成了留白的想像,梁依廷和黃向藝都喜歡這樣的方式,帶來更多的猜測與思考空間。熱情滿溢的她們,獨自在嚐試與思考中練習了一幅又一幅畫作,不斷純熟自身的技藝,更是把對社會的思考加入其中,用無聲的畫作傳達出有力的「聲響」,像是向這個世界大聲說:「即使年輕,我們依然可以用創作,將傳統延續。」

  實習記者 陳譞懿文、圖

2013年8月9日 大公報 《新晉藝術家 工筆新題材》 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